莫讓典當成隱形高利貸

發布時間:2015-12-14 作者:admin 已閱讀:


文章摘要: 費用畸高、前場典當後場借貸、預扣當金利息侵犯當戶權益……這些已成為典當行業的潛規則,借貸雙方都不得不為此承擔極大風險。”穀振龍介紹,截至今年10月底,蘇州市姑蘇法院共受理涉典當糾紛案件16件,涉案標的額合計5584.02萬元,最大涉案標的額達1374萬餘

費用畸高、前場典當後場借貸、預扣當金利息侵犯當戶權益……這些已成為典當行業的潛規則,借貸雙方都不得不為此承擔極大風險。

近日,蘇州市姑蘇法院對近年來典當糾紛的審理情況進行梳理。其中一案為,原告蘇州W典當行訴請要求被告高某、徐某償還當金95萬元、綜合費16.34萬元並對抵押房屋優先受償。訴求稱,在當期屆滿後,被告既不續當也不贖當,原告遂發出絕當通知。經查,被告以自有房屋作為當物提供抵押獲得當金92.15萬元,另要求付月費率3%。但法院審理認為,原告預先扣除當金利息2.85萬元,月費率3%超過法律規定,故依法不予支持。

“典當行業之所以易發生融資糾紛,”該案審理法官穀振龍分析,“一方麵,選擇典當方式融資的當戶們往往資信狀況及償債能力較低,甚至無法從銀行貸款。”在姑蘇法院,典當案件起訴後,因被告下落不明而采用公告送達程序的案件占60%。

“另一方麵,中小型典當企業的服務對象已逐漸從傳統居民個人向經營性的中小微企業轉化,典當金額越來越大。”穀振龍介紹,截至今年10月底,蘇州市姑蘇法院共受理涉典當糾紛案件16件,涉案標的額合計5584.02萬元,最大涉案標的額達1374萬餘元,案件平均標的額達349萬餘元。

“提起‘典當行’,可能不少人會聯想起古裝劇情節,其實這一古老的行當早已成為市場融資的重要組成部分,但卻至今遊離於金融監管體係之外。”蘇州市姑蘇區法院民二庭庭長徐欣表示,“國家層麵缺乏統一立法,是典當行業遭遇發展瓶頸、經營糾紛和訴訟案件不斷上升的原因之一。”

0

下一篇:網絡典當亟待規範 行業破局路在何方?
上一篇:互聯網金融行業開搶消費金融牌照